谢伯子画廊 官方网站

地址:常州南大街步行街商务馆A座5楼104-514号。手机: 13809073252 邮箱:737768481@qq.com
QQ: 737768481 官方微信公众号: xiebozihl

谢伯子的“先天”与“后天” / 郑重

 

        谢伯子(1923—2014),名宝树。他也确实是常州谢家的宝树。伯子比我年长10岁,可是我对他的认识却是在他的孩提时代。数十年前,我开始和谢稚柳先生交往,即浸寻在谢氏家族文化的探讨中,我就知道他有一个侄子叫宝树,总是带着一腔赞美之情说那位侄子与众不同,很聪明。以后就从他父亲的文章中,从他外祖父的诗词中,知道他先天性失语失聪,知道他天赋很好,知道他聪明过人,也知道他是在谢氏家族文化气氛中泡大的。这样,伯子也就成为我神交中的人物了。一旦相见,他真如玉树临风,有着他祖父谢仁湛“身长貌皙,质美而好文”(钱名山语)的风神。

        古人有云:“乌衣巷在何人住,回首令人忆谢家”,随着生态环境的改变,乌衣巷谢家那种倜傥风流、钟鸣鼎食的气象已成为历史的烟云,随风散去,再也无法复制了。走出乌衣巷的谢家子弟,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像蒲公英一样,在空中飘荡了一阵之后,又落在泥土中,在新的环境中,求得生存与发展。其中有一朵飘到当今称之为常州的地方,落地生根,繁衍成长,时越千余年,流风未歇,仍能从当今谢家子弟的精神世界中展现出来。这里要说的就是谢伯子和他的先人们。

        常州谢氏,才气俊迈,工诗善文,不慕仕途,拥有风雅高洁的品藻,每以怡怡唱和为乐,代代相传,有存世的《谢氏家集》可证其家声。伯子之高祖兄弟三人,各有诗篇流传人间,梦葭之《剪红轩诗稿》、玉阶之《吉祥止止室剩稿》、香谷之《运甓小馆吟稿》,皆有名篇佳句在士人间传颂。伯子之曾祖养田为玉阶之子,有《寄云阁诗钞》,曾祖母钱蕙荪有《双存书屋诗草》,伯祖仁卿有《青山草堂诗钞》、《青山草堂词钞》,祖父仁湛有《瓶轩诗钞》和《瓶轩词钞》。祖母傅湘纫,名琼英,虽无诗集存世,但对远游于楚的丈夫常以诗词相慰藉。伯子之外祖父钱名山为晚清进士,江南硕儒,亦是诗词大家,有《谪星诗草》、《名山诗集》、《海上羞客诗》等多本诗集传世。今日读之,仍然令人有着云蒸霞蔚、泱泱大观之兴奋。但天不美人,正当谢氏家族文化郁郁勃勃之际,养田、仁卿、仁湛父子兄弟三人,在百日之内相继去世,继之又家遭军阀战火,把一座四进大宅付之一炬,家藏经史典籍、金石书画顷刻间化为灰烬,蕙荪、湘纫婆媳弱女,抢救玉岑、稚柳于火海中。正当常州谢氏家族文化处于衰微之际,富有文化意识的钱名山,竭尽全力支持谢家文化的振兴,培育出谢玉岑、谢稚柳及谢伯子兄弟子侄。

        现在要说的是常州谢钱两家联姻,丰富了江南以婚姻为纽带的文化内涵,象征着中国文化的传承不是孤立的,常是家族亲友及师生间进行,谢钱两家即可涵盖着文化传承的这种多层关系。钱名山的祖父钱廉村与谢氏梦葭、玉阶、香谷三兄弟为契友。廉村以女蕙荪妻玉阶之子养田,这样,名山与仁卿、仁湛也就是姑舅表兄弟了。谢家遭劫之后,名山即把玉岑接入自己书院的寄园读书,稚柳稍长,亦入寄园读书,稚柳80岁时写了《忆寄园》,称表叔钱名山为恩师。

         玉岑15岁入寄园受业,三年读通经史子籍,作文章,下笔瑰异(谢稚柳语),“能以词赋雄其曹”(钱小山语),名山警觉他的才华,认为谢家后继有人,准备把自己的长女许配给他。东林寺僧人劝阻说:“子楠(即玉岑)命大恶,何可女乎?”名山不听,一心为振兴谢家,说:“我为谢氏忧,岂可量哉!”对所有不利女儿的因素都不顾了,把女儿嫁给玉岑(据谢钿《永恒的记忆》)。这样名山也就成为玉岑的表叔、恩师和岳丈了。由此开始,名山之子小山又娶玉岑之四妹介眉为妻,玉岑的大妹汝眉又嫁给名山之侄靖远。谢钱两家的文化联姻,就包含着家族文化的交流与渗透,对丰富家族文化有着潜在而又积极的作用。

        钱素蕖出生之时白莲盛开,故名素蕖,清雅而有诗境,为名山之长女,爱之如掌上明珠,能作北魏汉隶,喜颂《葩经》及司马光《通鉴》,温淑而好礼,为戚党所称赞。玉岑伉俪甚笃,因自号为菡萏室主,以与夫人之名相联系。他们的婚姻是完美的文化和谐。玉岑果然没辜负名山振兴谢氏家族文化的期望,他的绝代才华得到发挥,工书画,骈文论议闳辟,诗清丽沉俊,而词则出入两宋,在梦窗、清真之间,卓然非凡,享有“江南词人”的美誉。素蕖相夫教子,积劳成疾而早逝,玉岑写长调短阕,寒骨凄神,写出了“人天长恨,便化圆冰,夜深伴汝”的断肠之句。

        玉岑好交游,朋友遍江南,先后引为挚友的有学人陈石遗、金松岑、王蘧常、陆丹林;画家有张善孖、张大千兄弟及郑午昌;词人夏承焘、龙榆生;印人方介堪。尤与张大千,情谊在兄弟间,书画诗词互为影响。素蕖病逝,大千画《天长地久图》为悼,玉岑在画上题写了“乞以天荒地老身”名句,映现了诗画双美。玉岑喜啖果品,然遵医嘱戒,不能啖尝,颇以为苦。为慰情之计,乃请擅丹青的朋友绘花果小册借以欣赏,雅人深致,虽困床笫而不废。作为两晋名士链条上一环的谢鲲,开启了谢氏名士家风,被时人称之为“谢家玉树”,而此时的海上文化圈内,被誉之为“谢家双玉树”的玉岑、稚柳兄弟,以诗画与朋友酬唱应答往还,有着广泛的交流,使传统的谢氏家族文化进入具有开放性的新境界。而作为谢家长子长孙的宝树,正是这种既具传统而又有着开放性的家族文化,弥补他出世就失语失聪的先天性的不足,又有钱名山、张大千、郑午昌后天性诗画传授,使他具有先天性得天独厚和后天性得天独厚的“双优”,打开了他那本来应该是与世隔绝的封闭的心扉,变成了充满活力智慧的灵童。

         人们常用“心领神会”来描述一个人的悟性,用这个话来表述伯子对家族文化及师从张大千、郑午昌学画的过程是最妥帖不过的了。和父亲在一起,他总是随着父亲的目光看这看那,还要从父亲看时的面容表情变化中,把父亲的理解变成自己的心得;父亲病危托孤,要他向张大千叩头拜师,从此张大千给他的是一种无形之形,无声之声,也是无教之教,使他领略了张大千挥臂运腕及其笔墨方法(谢伯子自述)。外祖父钱名山教他读书识字,他还能从外公的口形变化及吐气方法,掌握了中国诗词韵律。伯子的学习不是用耳听口问,而是灵魂的融入,不只是能画山水花鸟人物的全能画家,散文写得飘逸,诗亦如池塘春草,散发出特有的灵性、韵味和清新,说他是灵童一点也不过誉。钱名山为振兴谢氏家族文化,在外孙谢伯子身上创造了奇迹。

        “质美而文胜”固然是谢氏家族文化的重要元素,但还不完全止于此,更重要的是美的品藻和高尚的操守。谢氏先人谢鲲与既是国戚又是名士的庾亮齐名。有人问谢鲲:“人家把你比作庾亮,你自为如何?”谢鲲回答说:“如果端立在庙堂之上,作为百官的楷模,那我自愧弗及;如果论恣意山水丘壑,我自信胜他一筹。”几十年后,大画家顾恺之为谢鲲作像,背景便是重重叠叠的山林,有人问他何以如此,他说:“此子宜置丘壑中。”谢鲲的这种大隐隐于市的“魏阙—山林”的“朝隐”精神与风格的基本要素,由其子侄辈谢安、谢尚、谢奕、谢万等传承下来,特别是风流宰相谢安把这种家风发挥到最合理、最理想的境界。时代环境的改变,谢氏家族的境遇也在不断变化着,但基因的因子还在,流风未失,常州谢氏,从谢玉阶—谢养田—谢仁湛—谢玉岑、谢稚柳的一脉相承中,仍可看到淡泊仕途、情系山林、大隐于市的精神操守,而才气横溢、体弱多病又安贫乐道的谢玉岑又发挥到极致。

        伯子生来90多年的岁月,世故多变,生活在连正常人都感到困难的极为严峻的时代,仍然生活在自己的性情中,视绘画为生命;仍然守护着从童稚时就沐浴到的谢氏家风,也在默默地为和他同样失语失聪的人们作教育的奉献,此种风神,先天耶?后天耶?本性耶,修炼耶?不难设想,这也正是文化生命力之所在吧。

        转自中国文化报  2014-09-14 http://epaper.ccdy.cn/html/2014-09/14/content_135827.htm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100427 and Theme By BokeZhuti.cn

《谢伯子画廊》成立于2000年3月18日,迄今为止已二十年.先后已出版谢伯子画廊丛书24种.《谢伯子画廊》专门介绍谢伯子及亲师友诗书画艺术作品。谢伯子其亲为世所重,有父亲谢玉岑,叔父谢稚柳,三姑谢月眉,外祖父钱名山,大舅钱小山,其师有张大千,郑午昌。江南钱谢为近代诗书画艺术世家,故其亲友雅好诗书画不胜枚举,大多有声于艺林。 《谢伯子画廊》立足于艺术,立足于社会,致力于弘扬先贤人文精神,汇展先辈丹青妙迹,结念前尘,冀望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