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伯子画廊 官方网站

地址:常州南大街步行街商务馆A座5楼104-514号。手机: 13809073252 邮箱:737768481@qq.com
QQ: 737768481 官方微信公众号: xiebozihl

画家谢伯子勾摹《便桥会盟图卷》 邹绵绵

 

谢伯子和谢稚柳

启功和谢伯子

今年是当代著名书画家、古书画鉴定家、美术史论家谢稚柳先生(1910—1997)逝世二十周年,日前(5 11 日至5 13 日)在谢稚柳先生的家乡江苏常州市,由常州博物馆、常州市谢稚柳书画研究会举办了“纪念谢稚柳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系列活动,其中举办了“风雅与归——毗陵钱谢书画展”,和“风雅与归——毗陵钱谢书画艺术国际学术研讨会”,还编辑出版了《风雅与归——毗陵钱谢书画集》、《风雅与归——毗陵钱谢书画艺术论文集》,同时还举行了由《文汇报》原高级记者、谢稚柳研究专家郑重著《江南画派第一人·谢稚柳传》(文汇出版社2017 4 月版),和由常州市谢稚柳书画研究会副会长谢建红著《玉树临风·谢玉岑传》(上海书店出版社2017 5 月版)两书的首发仪式。笔者应邀赴常州参与了这次活动,观赏到了“江南大儒”钱名山(1875—1944,名振锽)祖孙三代六人的书画手迹,和钱名山学生“江南才子”谢玉岑、谢稚柳兄弟,和谢稚柳之姐、女画家谢月眉,谢玉岑长子谢伯子四人的书画手迹;并在研讨会中聆听到了多位专家学者就钱名山学术思想,和对其弟子谢玉岑、谢稚柳兄弟等的影响,以及有关家学文化传承等方面所作的演讲。在这次活动中笔者当晚在下榻的酒店首先阅读起《谢稚柳传》,读到第二章,见有如下叙述:

谢玉岑在自知沉疴不起的时候,以长子伯子(宝树)相托。伯子幼小失聪,宜于学画。张大千含泪应诺,收伯子为门下弟子。张大千没有辜负好友的嘱托,伯子也实现了乃父的期望,伯子的山水、花鸟、人物,都是出手不凡。其叔父谢稚柳从张大千处看到钱选的《杨妃上马图卷》,谢稚柳要伯子作一临摹。《杨妃上马图卷》原为清故宫中故物,后由溥仪携至长春,散出,流落市肆,叶恭绰曾见到,并劝诸收藏家收藏,无人响应,后为张大千所得。谢伯子摹本的线条笔力与钱选酷似。谢稚柳见侄儿有此功力才气,非常高兴。欣然在卷尾作了题识:“钱舜举《杨妃上马图卷》真本,丁亥(1947)蜀人张大千得之北平,予从大千处假归,嘱宝树为摹此一本。”谢稚柳觉得意犹未尽,复题诗于卷尾道:“玉勒雕鞍宠太真,年年秋后幸华清。开元四十万匹马,何事骑驴蜀道行。”

笔者读了上述这段文字,不由想起十多年前在常州谢建新(伯子长子)处见过一件其父早年勾摹的辽陈及之《便桥会盟图卷》稿本,在该稿本之卷尾同样有着谢稚柳先生的题记。由此可知它也是伯子先生当年在其叔父谢稚柳的指授下勾摹的古代绘画名迹之一。所以引起了笔者的重视,当时就对《便桥会盟图卷》之内容曾作过一番考察,在此把该图卷的内容作些简要的介绍。

笔者检阅《中国古代书画图目(十九)》(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编,文物出版社1999 4 月版)P.202,“京—1597,辽陈及之《便桥会盟图》”及全卷图片。该图卷现藏故宫博物院,系纸本、白描,纵36 厘米,横774 厘米。据故宫博物院网站相关介绍文字称:“图卷尾署有作者款印:佑申(1320 年)[笔者按:宋、辽、金、元代,均无“佑申”年号。近年有学者称“佑申”乃元代延佑(七年)庚申年的缩写。存疑]仲春中浣,富沙竹坡陈及之作。钤印‘竹坡陈及之’。引首题签系清梁清标书‘陈及之便桥会盟图’。本幅及前、后分钤清‘张元曾家珍藏’,梁清标‘蕉林玉立氏图书’,弘历‘石渠宝笈’等收藏印、玺十九方。著录于《石渠宝笈初编》。”

《便桥会盟图》系描绘唐太宗李世民化干戈为玉帛,在渭水便桥与来犯的突厥颉利可汗结盟修好的历史故事。“全卷可分为三大部分,第一段,绘以党项人为主的各类马上运动和马戏表演;第二段,绘游牧之骑,以此过渡到第三段绘便桥会盟故事,画突厥首领在便桥向秦王李世民求和的情景。全卷作白描线条绘成,得北宋李公麟遗韵。”“全卷共绘246 人,180 匹马和4 头骆驼,堪称是元代绘人马最多物景最宏大的历史画。”(见于余辉《便桥会盟图·简介》)因此,解放后当《便桥会盟图》(局部)首次在《美术》(1955 年第12期)刊出后,便引起美术史界和服饰、体育史专家们的重视。这些也正是当年(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引起谢稚柳对该图卷的关注,遂嘱其侄谢宝树勾稿留存的原由。

勾稿人谢宝树(1923—2014),字伯子,又字伯文,号青山居士,生于江苏常州城内一累代书香门第。他先天病喑,而天资颖悟。自幼随父谢玉岑、姑母谢月眉、叔父谢稚柳,外祖父钱名山(振锽)学习诗文书画。少年即拜父执张大千为师。抗战期间,随姑母谢月眉避居上海后,由于张大千履迹不定,遂由父执花鸟画家王师子先生推荐,又拜父执画家郑午昌先生为师。1942 年,他加入上海国画会,从此起以鬻画自给。1946 年在上海举办个人画展。他的传略载入1948 年版《美术年鉴》:“谢伯子为玉岑词人长子,生有异秉,虽病喑而胸次寥廓,挥毫落纸,有解衣盘礴之概。家学渊源,得力于石涛甚深。写山水气魄雄伟,作人物则神韵隽逸。姑月眉、叔稚柳,均以画名世。一门隽才,蜚声艺苑。”对此,从《谢伯子画集》中所选刊他自上世纪四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末的大量作品中,便可窥得他从艺的轨迹和画艺的一些特色。艺海浩瀚,苦学为舟。他经过了大半个世纪的艺海浸淫,从临摹古代名迹中来学习、借鉴宋人的骨法用笔,元人的笔墨神韵,为自己的绘画技法奠下厚实的基础,积累了丰富的艺术素养。进而“变化生新,浑元归一,则又是一谢伯子也”(冯其庸《谢伯子画集序》)这便是他习艺的成功之道。1992 年“谢伯子画展”假上海美术馆举行,受到了当代艺林的好评。1999 年《谢伯子画集》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启功先生特为画集题曰:“池塘青草谢家春,绘苑传承奕世珍。妙诣稚翁归小阮,披图结念似前。”诗中将谢氏叔侄比为晋代名贤阮籍与其侄阮咸,推重亦如此。1997 年春,他因国家行政学院之邀请赴北京作画,期间拜访他仰慕已久的启功先生,并与之合影(图一)。2013 年中央电视台拍摄专题纪录片《谢伯子》,并由常州博物馆举办“谢伯子九秩画展”曾轰动当时。而今画家谢伯子先生虽已作古,但他作为画家留下的不少珍贵画迹可供人鉴赏收藏;他又是一位聋人特殊教育家,他的铜像已落座在中国特殊教育博物馆内。

 

谢伯子勾《便桥会盟图》卷稿本,系纸本,白描,纵32 厘米,横658 厘米。稿本起首有谢稚柳书题“辽陈及之便桥会盟图卷”标签(图二,均局部)。勾稿以人马为主,画笔线条流畅,圆润不滞,对骑士及手执的旗幡,马上运动的形姿、器物等的勾写均细微精到,故图中的人马虽仅寸许,但无不神情毕肖,生动有致。对原图中的山石树木等,仅按原本的位置以朽笔(柳条木炭) 略勾轮廓,由于稿中所勾的人马贯穿全卷,故能保存原作内容的主旨(图三、四)。因此,这件稿本极具鉴赏和收藏价值。勾稿卷末有谢稚柳书跋一则,题曰:辽陈及之《便桥会盟图》,清梁蕉林旧藏。从友人处假归, 属吾侄宝树勾此稿。癸丑(1973 年) 十二月稚柳追记(图五)

 

 

 

从这则题记中可知,谢稚柳从友人处借回的《便桥会盟图》卷子,曾是清人梁清标的藏品。由于该卷子是作者辽朝(916 年—1125年) 画家陈及之唯一存世的画迹,加上它又是研究我国少数民族文化的重要参考资料,因而引起了谢稚柳的重视,遂嘱其侄将图卷中的主体(人马) 勾稿留存。该稿本一直保存在谢稚柳处,至“文革”期间的“癸丑十二月”(1974年初) 谢稚柳在旧箧中检到这件稿本后,随即在稿本同纸上题写了这则“追记”,由此可见谢稚柳对这件稿本的重视之一斑。这些正可反映作为集书画家、古书画鉴定家、美术理论家于一身的谢稚柳先生,当年他曾与张大千在敦煌考察,他对中华民族传统绘画名迹无不珍若拱璧。因此当他在友人处见到了辽陈及之《便桥会盟图卷》这件难得一见的画迹,就嘱咐学画已初成的侄子来作此稿本。从他的这两次将古代名迹嘱咐侄子宝树来勾摹,可见他当时对侄子宝树画笔的首肯和信任,同是他希望侄子宝树在绘画艺术中能有进一步发展的一种鞭策。这也正如上述郑重先生在文中写到“谢伯子摹本的线条笔力与钱选酷似。谢稚柳见侄儿有此功力才气,非常高兴。”因此,这件谢伯子勾《便桥会盟图卷》堪为谢氏叔侄善于向传统绘画学习的又一个缩影。


 

(2017年8月22日6版)中国文物信息网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100427 and Theme By BokeZhuti.cn

《谢伯子画廊》成立于2000年3月18日,迄今为止已十七年.先后已出版谢伯子画廊丛书24种.《谢伯子画廊》专门介绍谢伯子及亲师友诗书画艺术作品。谢伯子其亲为世所重,有父亲谢玉岑,叔父谢稚柳,三姑谢月眉,外祖父钱名山,大舅钱小山,其师有张大千,郑午昌。江南钱谢为近代诗书画艺术世家,故其亲友雅好诗书画不胜枚举,大多有声于艺林。 《谢伯子画廊》立足于艺术,立足于社会,致力于弘扬先贤人文精神,汇展先辈丹青妙迹,结念前尘,冀望未来。